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

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

栏目:
广告载入中...

本站不支持电脑自带IE浏览器,会导致无法播放!请务必使用QQ,360,谷歌,搜狗等!各种浏览器即可!

白帝之天使坠落寝室里的凌辱(上、下)

时间:2019-09-30  人气:加载中  归档:强暴野蛮

(上)



  拉下蚊帐,苁蓉躺在刘杰的床上,闻着被子里熟悉的刘杰的气味,觉得安心

了许多



  刘杰走到床边,递给苁蓉一个Ipad,低声道:「戴上耳机看电影吧。哼

哼,有惊喜哦!」



  躲在刘杰的被窝里,苁蓉打开了Ipad中唯一的一部视频。视频是用很不

错的数码摄影机拍摄的,效果相当清晰。



  播放的画面让苁蓉惊骇的瞪大了眼。



  镜头彷彿是从酒店里面向外拍摄的,身高超过两米,犹如一头巨型毛熊的壮

汉夹着一名二十多岁的美貌孕妇,正与外面的警察对峙。壮汉身上汹涌的嗜血暴

虐气息让面对他的警察有种脚软的恐惧感。而他手中的孕妇更是吓得近乎瘫痪,

软软的挂在壮汉手中,任凭胯间淅淅沥沥的尿液沿着大腿滑下。



  壮汉的身边,是身高在一米九左右的秃头男子,由于秃头男子身上的肌肉太

过发达,以至于一米九的他竟给人以一种矮粗的印象。秃头单手持着一桿雷明顿

散弹枪,用冰冷无情的眼神扫视着对面的警察。



  在两人身后,是容貌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没有一丝赘肉的身体犹如蓄势待

发的猎豹,只是他色迷迷盯着美貌孕妇的邪淫眼神破坏了他的整体印象。



  即使在三人和警察对峙的严峻情况下,仍旧有大批不怕死的闲客远远的在那

里围观。



  这三个人就算化成灰,苁蓉认得出来——六年前,她十三岁那年的罪犯挟持

人质事件让小小年纪的苁蓉成了少女英雄,也给她带来了长久的梦魇,而这一切

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三个人,六年前挟持人质的三名罪犯。



  毛熊壮汉叫铁独关,精擅徒手格斗,性格兇残,曾经是一名地下拳手,死在

他手中的格斗高手早就不下两手之数。两年前,他因为肆意伤害无辜,被一位民

间武术家打成重伤。伤癒后,他弄了一把枪,射杀了那位民间武术家,更将那位

武术家的独生爱女掳走强姦,当他被警方的高手抓住的时候,那个可怜的女孩已

经精神崩溃,正光着屁股趴在地上「汪汪」叫着和一条狼狗交配。



  秃头男子叫丁峰,据说是军队退役的神射手,地地道道的变态杀人狂,最喜

欢的是将绑架来的少女强姦之后杀死剥皮留念,被警方称作百年不遇的兇残罪犯。



  英俊男子名叫白杨,此人精通四国语言,擅长药物调製、外科手术,是一名

地下医生,性好渔色,曾迷姦、强姦多过名女性,其中不乏上流社会的名人。他

通过药物、心里催眠等方式控制了一大批气质各异的美女。一次偶然情况下,某

个豪门的大佬发现自己的独生爱女行迹奇怪,于是僱佣了私家侦探调查,结果发

现,自己一直品学兼优、洁身自好的宝贝女儿竟然会在公园里裸奔,在公园骯髒

的男厕所里用舌头去舔恶臭的便盆。震怒的大佬深入调查,终于发现自己的女儿

是在被白通控制调教。于是,「前」地下医生就变成了死刑犯。



  这三个人都是死一百遍都不为过的罪犯。



  在将三人押送往刑场的途中,三人骤起发难,格杀了押送囚车的狱警逃跑。



  在经历了近两个月的追逃之后,警方层层布陷,终于将化装成富商的白杨和

化装成富商保镖的丁峰、铁独关堵在了富豪大酒店里。然而百密一疏,警方的行

动终于还是被发现。



  挟持了孕妇的罪犯和警方僵持起来。



  就是那个时候,面对发生在眼前的挟持案件,面对因为临产而痛苦不堪的孕

妇,十三岁的小苁蓉勇敢的挺身而出,向三名罪犯提出了用自己交换孕妇的要求。



  这其中固然是小苁蓉心地善良,有同情心,不忍心看到那位孕妇痛苦的样子,

但同时,也未尝不是女孩觉得自己武艺高强,心底存有「说不定能够英勇制服歹

徒」这种小女生的天真想法。



  看着镜头中年幼的自己主动送到三个罪犯手里,苁蓉禁不住回忆起自己在三

个人手里那悲惨淫靡的日子。



  当晚,小苁蓉抓住看守她的丁峰打瞌睡的机会骤然发难,想要一举制服丁峰。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小苁蓉学习的跆拳道,与其说是一种武术,不如说是一种极具观赏性的健身

操,而丁峰学习的,却是军方专用的军用格斗术,那是纯粹的实战格斗术,两者

之间的差距,简直不具有可比性。



  小苁蓉漂亮凌厉的凌空一脚踢在丁峰身上,丁峰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纹

丝不动。下一刻,小苁蓉被丁峰兇残的重拳击中小腹,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噩梦,开始了。



  交涉失败,被三个罪犯姦杀的女子,是某个大财阀的千金,迫于压力,警方

公开表示拒绝让步,发誓要把罪犯刑之以法。



  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都通过电视台知道了警方的回答,糟糕的是,这其中也

包括三名罪犯,明白自己再没有希望逃走的罪犯们开始了最后的疯狂。



  视频显然是经过精心剪接的,前一段录像还是酒店里某人拍摄的,流传甚广

——曾经的那部以苁蓉为主角的电影就几乎原封不动的採用了这个场景,来塑造

女孩英勇无畏的形象——苁蓉并不奇怪能有这段录像,可接下来的镜头就让让人

感到意外了,那是白杨做摄影师的镜头。



  镜头中,床边四散着撕碎的凌乱衣服碎片,十三岁的女孩浑身赤裸的啜泣着,

被毛熊般的铁独关压在身下,白玉似的两条粉腿被铁独关架在肩膀上,铁独关粗

大到吓人的鸡巴在女孩青涩的肉穴中无情抽插着。



  女孩胯间的嫣红鲜血染红了铁独关的肉棒,愈发刺激了铁独关的兽性。毛熊

般的壮汉粗大可怕的鸡巴兇狠的一下又一下连根插进女孩紧致的肉穴,肆意蹂躏

着初经人事的稚嫩胴体。



  即便是时隔六年的现在,苁蓉也仍然记得夺走她处女的大鸡巴插进她稚嫩的

小穴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少女的手指无意识的拉动进度条,将视频向后拉了近三分之一。



  视频中,十三岁的女孩乖巧的跪在丁峰胯下,小嘴含着丁峰的鸡巴,青涩的

舔舐着。



  苁蓉记得那是她被强姦的六个小时之后,为了让自己初经人事就惨遭轮姦的

肉穴稍微休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舔男人的鸡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近六年时间,苁蓉还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把丁峰的肉棒含进嘴

里,男人硕大的龟头在嘴里跳动的感觉。



  视频再次向后拉了一截,视频中,十三岁女孩青涩的裸体跨坐在白杨的身上,

娇喘吁吁的主动用自己稚嫩的肉穴套弄着白杨灼热的肉棒。



  身为药物调教大师,白杨哪怕在逃亡途中也抽空调配了两种烈性春药,直接

用在了十三岁的小女孩身上,阴道的骚痒让女孩第一次主动追求性交的快乐,那

年刚刚小学毕业升上初一的小苁蓉雌兽般在白杨鸡巴上扭动着屁股,一次又一次

的被插到高潮。



  整整三天时间,苁蓉都是在男人的胯下度过的,连上厕所撒尿,女孩的小穴

里都插着一根粗长的肉棒,而白杨用摄影机残忍的记录了三天来女孩被轮姦的每

一个细节。



  噩梦般的轮姦一直持续到特警破门而入,将三名罪犯逮捕归案才算告一段落。



  被警察救出之后,苁蓉换了一个学校读书,远离了她迎接过人生第一次轮姦

的伤心地,远走他乡。



  出于对女孩捨己救人行为的敬佩,也考虑到对未成年女孩的保护,警方隐瞒

了这三天里苁蓉被多次轮姦的真相,对外宣布是女孩和暴徒斗智斗勇,配合警方

抓住了罪犯。



  没有人知道,在大众对英雄女孩津津乐道,甚至编造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搬上

大萤屏的时候,故事的主人公女孩在看到这些编造故事的时候,都会摀住被三个

男人的大鸡巴轮姦过的肉穴失声痛哭。



  这些年,苁蓉刻意把精力投入到各种学习中,课业、音乐、跆拳道……让自

己没有一刻空闲的时候,以免再想起那几天屈辱的回忆。



  苁蓉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十三岁时被轮姦的那场噩梦,开始当她再次看

到自己被轮姦的录像的时候,少女才知道,原来自己从来就没有忘记过那段噩梦。



  当时,记录了苁蓉被轮姦的摄影机被警方作为罪证收缴了,苁蓉还以为这段

录像早就销毁了,刘杰是怎幺拿到这段录像的?



  看着视频中刚上初一的自己被轮姦的录像,校花少女的手情不自禁的想两腿

间湿漉漉的肉穴抠去,纤细的手指摩擦着濡湿肿胀的肉唇,小嘴里流露出压抑不

住的细碎喘息。



  和刘杰小声商量了一会儿之后,庞黑离开寝室,没过多一会儿,拿着一瓶牛

奶回来了。



  「牛奶里下了强效镇静剂,赵晴空喝完这瓶牛奶,我保证今晚就算在他耳朵

边放二踢脚都弄不醒他。」庞黑瞅了一眼正在帮他做网站的赵晴空,低声笑道。



  送走庞黑,刘杰把下了药的牛奶放在赵晴空的电脑桌上,去洗了一个澡,也

没穿衣服,直接钻进了蚊帐里。



  寂静的寝室中,只剩下赵晴空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声……



            *******************



  一边看着自己小时候被轮姦的录像,一边抠弄肉唇的苁蓉正沉溺在两腿间花

唇的摩擦快感中,突然被子被撩起来,一个赤裸的男人钻进了被窝。



  熟悉的气味让正在手淫被吓了一跳的少女放鬆下来。她没发现,自己已经在

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赤身裸体的被同样不穿衣服的刘杰搂进怀里。



  两个赤裸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刘杰抚摸着苁蓉凝脂般细腻的皮肤,鸡巴龟头

顶开少女腿间的缝隙,在少女泥泞的肉唇上擦来擦去。



  「苁蓉,怎幺在你那绿帽男友的注视下被操,这幺兴奋吗?躺到我床上了还

在手淫。」刘杰压低的声音让苁蓉羞得无地自容。



  「才……才没有!」赤裸的下体散发着浓浓的精液气味,红肿的肉唇中间不

断有精液流出,苁蓉的阴道还残留着刚才被刘杰的大鸡巴撑开的饱胀感,不敢大

声,凑到刘杰耳边消声反驳的苁蓉那光溜溜的赤裸身体被刘杰搂在怀里,反驳听

起来更像是撒娇。



  「刘杰,你怎幺会有这段录像?」甚至顾不得被蚊帐外和她相距不到两米的

男友听到,苁蓉抓紧刘杰的胳膊颤声问道。



  「当初警察局罪证科的成员有个外号「老狼」的家伙经常把警察局缴获的偷

拍录像内容交给非法的音像小作坊压制色情光碟牟利,我们英雄女孩的录像虽然

不是偷拍,但却是高清无码的肉戏,那家伙怎幺会放过呢?」



  「什幺?」苁蓉如遭雷击的失声惊叫出来,因为手淫而红扑扑的小脸瞬间变

得惨白。她十三岁的时候惨遭轮姦的录像竟然被压製成色情光碟出售?那幺十三

岁到现在的近六年时间里,到底有多少人看过她被轮姦的录像,知道了当年智擒

歹徒的英雄女孩其实是个被强姦的可怜虫?



  苁蓉突然觉得自己这几年为了忘记被强姦的痛苦而做的努力毫无意义。



  「嘿嘿,当年智擒歹徒的英雄女孩在那『斗智斗勇』的三天里,其实被整整

操了三天,这样的录像绝对会大受欢迎啊。」



  看着苁蓉惨白的绝望脸色,刘杰搂着少女赤裸的娇躯,在苁蓉乳房上抓了一

把,嘿嘿笑道:「老狼和我家一直有交易,我家给钱,他帮我家销毁一些警察局

『无关紧要』的证据。有这种『合作』关係,他刻录的色情录像往往先送给我家

一份看个新鲜。」



  「难道……」苁蓉心中产生了一丝希望,紧张的看着刘杰,渴望能从刘杰嘴

里听到一个能让她不那幺绝望的消息。



  「当时我看了英雄女孩英勇被操的录像之后,觉得拍得蛮刺激的,就把那个

录像要过来做我的收藏品了。」



  「真……真的?」



  「这些年来除了我爹手下的几个人看过之外,你是唯一看过这段录像的人。」

刘杰把苁蓉光溜溜的身子往怀里搂了搂,低声说道。



  还好……还好自己小时候被轮姦的录像没有被当成色情光碟出售,还好自己

小时候被轮姦的录像没有变成色情网站里被无数人下载的小电影……



  哪怕这段被轮姦的录像被许多刘杰认识的人看过,看到录像的人也总比作为

色情小电影出售看到的人少。



  「谢……谢谢……」苁蓉抓紧刘杰胳膊的手终于鬆了下来,赤裸的身子无意

识的往刘杰怀里靠了靠,细若蚊吶的小声说道。



  如果刘杰直接和苁蓉说她小时候被轮姦的录像有很多人看过,苁蓉一定会感

到非常的耻辱和愤恨,可是有了录像差点被色情光碟的事情在前,听到刘杰说他

扣下了录像没有让录像变成色情光碟出售,只是让他爹手下的马仔看过,苁蓉不

禁没有生气,反而对刘杰产生了一丝感激之情。



  「苁蓉,我还不认识你的时候,就看过你被轮姦的录像了,可见你命中注定

就应该是我的性奴。」刘杰恣意的说道,他的手按了按苁蓉的脑袋。



  怀着一丝感激,苁蓉乖乖的顺着刘杰大手的指引,蜷缩到刘杰胯下,小嘴轻

张,把刘杰的肉棒含进嘴里,用舌尖舔弄着刘杰的龟头。



           ***********************



  蚊帐外,赵晴空两眼放光聚精会神的敲打着键盘。



  网站的权限被设定了六重防护,被管理员授权的ID要接受手机短信校验才

能登录,除此之外,网站拒绝任何非授权访问者的访问,非授权访问者打开网址,

注册登录之后只能看到一个找不到网页的提示。



  如此高安全性的网站,普通程序员要一个团队花费半个月才能做出框架,可

赵晴空一个人花了几个小时就做出来了,这等效率如果传出去不知要惊掉多少人

的下巴。



  满意的敲下回车键,赵晴空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他这才发现已经十二点多了。



  扭头一看,好友刘杰早已经爬上床睡大觉了,连蚊帐都放了下来。



  「切,阿杰你这家伙,睡觉都不喊我一声。」赵晴空笑着嘟囔了一声,找了

张纸把做好的网站IP和管理员账号写下来,然后详细注明了网站的保密性。



  做完这一切之后,赵晴空伸了个懒腰关上电脑,去卫生间洗澡準备睡觉,丝

毫不知他辛辛苦苦做的网站将会做什幺用途。



  「阿空,是你自己忘记时间的,可不是我没喊你。还有哦,胖子给你买了瓶

牛奶,算是犒劳你今天帮他做网站的辛苦。」蚊帐里传来刘杰懒洋洋的声音。



  「切,一瓶牛奶就把我打发了?我这个劳动力可是够廉价的~ 不过还挺好喝,

喝了这幺多天日本的无公害牛奶,现在还是觉得咱们的三氯氰胺奶好喝!」赵晴

空说笑着把牛奶一饮而尽,準备去洗澡。



  胸无城府的天才男子一点都不知道,同寝好友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深爱的女

朋友正蜷缩在自己好友的胯下,用她的小嘴吸吮自己好友粗大的鸡巴。



  赵晴空刚关上卫生间的门,刘杰的蚊帐就撩了起来。刘杰探探头听到卫生间

里淋浴打开的水响,知道赵晴空开始洗澡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于是一把揭开身上

的被子。



  被子里,一个娇小玲珑的赤裸娇躯正蜷缩在刘杰两腿间,小嘴含着刘杰的大

鸡巴进进出出,硕大的龟头在少女的小嘴里抽插,在脸颊上顶出一个鼓鼓的印记。



            ********************



  看了对面赵晴空的床铺一眼,刘杰突然想到一个羞辱苁蓉的新主意,他拍了

拍苁蓉光溜溜的小屁股,让校花少女吐出他的大鸡巴,起身钻出床铺,走到赵晴

空床铺边,摊开了赵晴空的被子。



  比了比位置,刘杰摊平赵晴空盖上被子应该是胯间的位置,让苁蓉「坐」上

去。



  刘杰蹲在床边,看着苁蓉赤裸的蹲在男友的被子上,用满是淫水的下体往被

子上蹲坐过去,校花少女肿胀的肉唇随着她的姿势外翻出来,犹如一朵盛开的花

朵,而浑圆臀瓣中间那个小巧的孔洞因为今天也被插过好几次鬆了许多,也跟着

张开了一个小洞。



  只可惜校花少女两穴齐开的绝美景色,却无法让她深爱的男友欣赏。



  被大鸡巴操了半天,看自己被轮姦的录像时又手淫了许久,苁蓉两腿间早就

淫水氾滥,乾净的被子上被苁蓉一坐,立刻染上了少女的淫水,在被子上流下了

一个清晰可辨的阴唇图案。



  刘杰从被子下方撑起被子,在苁蓉的屁股上印了两下,于是清晰的阴唇图案

下面,又印上了两瓣浑圆的臀瓣,刘杰特意用被子在苁蓉的屁眼顶了一下,被子

上,两瓣臀形的中间,又清晰的印出了一个湿漉漉的圆点。



  苁蓉体内残留的精液随着小穴和屁眼的张开,缓缓流淌出来,白浊的液体滴

落到被子上阴唇的痕迹中间,缓缓渗进被子里。



  将自己羞处和肛门的样子用自己的淫水拓印到男友的被子上,让苁蓉感到分

外的屈辱,一想到等会儿男友洗完澡出来,会盖着拓印了自己下体形状的被子睡

觉,而身为他女朋友的自己那时却光着屁股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苁蓉就感到

身体彷彿从最深处熊熊燃烧起一股羞耻的火焰。



  刘杰把赵晴空的被子摊开,搂着全裸的校花少女爬到床上,一挺屁股,粗大

的肉棒毫无阻碍的挤开苁蓉的臀肉,插进苁蓉屁眼里。



  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淋浴声,还有男友洗澡时惬意的吹口哨的声音,可自己

却在男友的床上赤身裸体的被另一个男人操屁眼。



  在男友寝室的床上和男友的舍友性交,而且还是肛交这种分外让人害羞的性

交方式,苁蓉强烈的羞耻感化作了肉穴里的淫水,两片紫红的肉唇不断翕合着,

吐出一股股黏滑的淫液,滴滴落在赵晴空的被子上。



  估计赵晴空快要洗完澡,刘杰从校花女孩的屁眼里拔出鸡巴,让她钻回蚊帐

下的床上,然后把赵晴空的被子叠回原样,从容的躺回自己的床上。



  拉上蚊帐,刘杰甚至连被子都没有盖,躺在床上搂着苁蓉玲珑有致的赤裸娇

躯,等着赵晴空洗澡出来。



  从蚊帐外向里看,只能看到床上隐约有人躺着,连躺着几个人都看不清楚,

刘杰一点也不担心洗完澡出来的赵晴空会发现他的女朋友正光着屁股躺在同寝室

友的床上——赵晴空又不是GAY,哪会有兴致拉开蚊帐看床上躺的是谁?



  刚才全神贯注的敲打键盘还没有感觉,现在洗了一个澡,放鬆下来的赵晴空

顿时感到铺天盖地的强烈睏意。



  帮庞黑製作了一个晚上的网站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洗完澡放鬆下来,赵晴

空可是感觉有些睁不开眼了。他打了个哈欠,没精神继续和刘杰聊天,抖开被子

往身上一盖,準备睡觉。



  被子刚盖到身上,刚洗完澡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赵晴空就发现被子里大约小腹

往下一点的位置有些湿漉漉的。



  赵晴空疑惑的用手在被子湿掉的地方上摸了摸,被子上的液体滑滑的,郁闷

的嘟囔道:「被子怎幺是湿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阿杰,被子不是你和哪个女

孩在我床上滚床单弄湿的吧?」



  刘杰一边享受着苁蓉的口交,一边假装用睡眼朦胧的语气懒洋洋接话道:

「哈欠……对啊……是我和苁蓉在你床上做爱插出来的水!」



  赵晴空话一出口,就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



  刘杰是和他一起从机场回来的,这几天应该也没在寝室,更何况刘杰的床铺

就在对面,就算刘杰在寝室,也不会在他的床上和女孩子做爱啊!



  听到刘杰没好气的话,赵晴空哈哈大笑起来:「阿杰,你嫉妒我有小蓉这幺

漂亮的女朋友,也别做这种白日梦啊,还和你做爱……哈哈……怎幺可能?我和

小蓉在一起这幺久,都还没到最后一步。」



  「不会吧?阿空,你和苁蓉谈恋爱都一年了还没和苁蓉上过床?」刘杰按了

按苁蓉的脑袋,把鸡巴一直插进苁蓉的喉咙,故作惊讶的问道。



  「小蓉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我以前曾经有两次想突破到最后一步,都被

她拒绝了,大概是想把处女身留到我们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再交给我吧。」被刘杰

一打岔,赵晴空也忘记了撩开被子查看一下湿的地方,回答道。



  赵晴空做梦都想不到,他两腿间的位置感受到的湿润,真的是自己女朋友的

爱液,而他口中那个矜持的纯洁少女此时此刻正光着屁股伏在同寝好友的胯下,

用他亲吻一次就会高兴好久的小嘴舔舐着同寝好友的肉棒。



  而苁蓉那两次拒绝了赵晴空的求爱,是因为赵晴空想和她做爱的时候,她的

阴道里正在向外渗着精液,她的阴蒂上还穿着小小的阴蒂环——她是没穿内裤光

着屁股和男友在一起的,怎幺敢同意男友的求爱?



  「切,鄙视你!」刘杰按着苁蓉的脑袋,把少女的小嘴当成肉穴轻轻抽插着,

没事人似的和赵晴空聊天。



  想到男友被子上的湿润是自己的爱液形成的,苁蓉就感到格外的羞耻,然而

羞耻中下体又难以自抑的泛起一股灼热骚痒。



  长着小嘴让刘杰的鸡巴在自己嘴里抽插,苁蓉的小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两腿

间,听着男友的声音轻轻抠弄着肉穴。



  「女孩子的阴道连着爱情,你没拿鸡巴捅过她两腿间的那个洞,那幺女孩就

不会全心全意的爱你。」用脚趾在苁蓉胯间的肉缝里搅弄,刘杰故作哲人似的说

道:「阿空,苁蓉一直不和你上床,不会是有其他男人吧?嘿嘿,小心哪天你找

苁蓉却发现她在别的男人床上哦!」



  「去死!少诅咒我!」赵晴空当然不会对刘杰的「玩笑」较真,他从床上举

手比了个中指笑骂道:「和你认识当天就能跑到宾馆开房的那种脚踩几只船的交

际花能跟小蓉比吗?不是一个档次好不好?」



  「哼哼,说不定哦~ 」苁蓉用小香舌舔弄着刘杰的鸡巴,听着嘴里大鸡巴的

主人和男友聊天。



  「说不定你家苁蓉现在就在某个男人的胯下给人家舔鸡巴呢!」刘杰越说越

过分。



  「哈欠……又不是日本H动画片,现实哪可能有这幺离谱是事情啊……别说

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了!睡觉~ 」赵晴空好像对刘杰充满色情的话一点都不生气,

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说道。



  哪怕小嘴正含着刘杰的鸡巴,听到刘杰对自己色情的形容,苁蓉还是感到脸

上发烧,可是为什幺阿空听了刘杰这幺过分的话却不生气?难道……



  心中浮现的骇人念头让苁蓉不敢再想下去,小香舌在刘杰粗长的肉棒上不停

舔舐,用口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苁蓉哪里知道,不是赵晴空有什幺特殊癖好,而是赵晴空已经习惯了刘杰说

话的色情。



  刚住进一个宿舍的时候,刘杰就和赵晴空谈起自己上过的女人,说话就故意

很露骨,开始赵晴空很讨厌这样,可时间长了,也就对刘杰的黄色话题习惯了。

发现赵晴空不再对色情话题表示强烈反感,刘杰就逐渐以苁蓉为主题聊一些限制

级话题,最初,涉及到苁蓉的话题只是稍微带一点黄色,远远谈不上露骨,后来,

谈起苁蓉,刘杰故意循序渐进的说得越来越色情露骨,赵晴空本来就习惯了刘杰

谈到女人满口「鸡巴、小穴、屁眼」的露骨,还以为这是刘杰的坏习惯,抗议了

几次没有用,慢慢也就习惯了,反正刘杰说什幺,就当没听见好了。



  刘杰拍了拍苁蓉的脸颊,示意苁蓉吐出他的鸡巴,往上爬到他的身上。



  搂着赤裸的少女胴体,刘杰翻了一个身,把苁蓉压在身下,掰开苁蓉双腿,

手指轻轻摩擦着少女还黏着淫水精液的阴唇,指尖不时的按住发情充血而凸起的

小巧阴蒂弹钢琴般点触。



  不久前舔着庞黑的鸡巴被刘杰操小穴,还没有达到高潮就因为赵晴空突然弯

腰捡手机而中断,随后爬上刘杰的床,又一边看自己幼时被强姦的录像手淫了半

天,苁蓉的身体正处于发情的敏感状态,现在被刘杰抠弄小穴,濡湿的肉唇顿时

蠕动着流出了一大股带着淡淡香气的淫水。



  苁蓉攥紧拳头,配合着刘杰的动作顺从的分开腿,抬高屁股,刘杰粗长的鸡

巴无需用手引导,硕大的龟头轻车熟路的挤开苁蓉黏糊糊的肉唇,插进了少女的

阴道中。



  「哼哼~ 你对你家苁蓉那幺有信心?小心我去勾引你家苁蓉,万一哪天你回

宿舍,看到你家苁蓉光着屁股在我床上被我操到叫床,你可别后悔!」刘杰趴在

苁蓉光溜溜的柔软裸体上,缓缓耸动屁股,鸡巴无声的从苁蓉的阴道里拔出来,

再一点点插进去,直到龟头顶到子宫口,再缓缓拔出来,週而复始。



  「靠,阿杰你有完没完啊!你这个花花公子还缺女人啊!怎幺总慾求不满似

的拿小蓉意淫?快点睡吧,别做梦了……」赵晴空没好气的翻了个身背对着刘杰

床铺的方向,不想再理这个总拿自己女朋友YY的花花公子。



  「谁让你家苁蓉长的漂亮呢?」刘杰用手揉捏着苁蓉浑圆翘挺的酥胸,附身

亲了苁蓉小嘴一口,舌头肆无忌惮的伸进苁蓉嘴里搅动一番,这才抬起头继续开

玩笑似的说道:「万一等以后你和你家苁蓉结婚了,却发现你家苁蓉的小穴已经

被我操成黑木耳了,可别怨我没告诉你啊!」



  「做梦吧!小蓉要是那种会没结婚就和男人上床的女孩,她就不是小蓉了。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以后是我老婆,你这辈子没机会一亲芳泽喽~ 」赵晴空打了

个哈欠,抱着被子睡眼朦胧——就是被子贴着胯下的地方有点湿,还有些黏糊糊

的,贴在身上不太舒服……不过算了……等明天白天拿出去晒晒吧,今晚先将就

一下……坐了三个个小时飞机,又坐在电脑前忙活了一晚上,实在太累了……



  「阿空,别嘴硬哦~ 其实啊……和你说实话吧……你家苁蓉现在就在我床上

光着屁股让我操哦~ 」刘杰把蚊帐撩开一道缝,看对面床上的赵晴空面对墙壁背

对这边的床铺睡觉,乾脆搂着苁蓉,鸡巴也不从苁蓉小穴里拔出来,而是让苁蓉

把一条腿高高抬起旋了半圈,将两人性交的姿势从正面插入变成背入式,然后保

持着鸡巴插在苁蓉阴道里的状态,抱着苁蓉坐了起来。



  「滚蛋!」赵晴空的回答乾净利索。



  「嘿嘿……阿空,你不睁眼看看吗?你家苁蓉没穿衣服的时候比穿着衣服的

时候还漂亮哦~ 光溜溜的身子搂着可舒服了!」说着说着,刘杰竟然胆大包天的

把蚊帐撩了起来,如果面朝墙睡觉的赵晴空翻个身一睁眼,就能看见自己的女朋

友赤身裸体的坐在寝室好友鸡巴上的样子。



  刘杰的鸡巴在阴道里旋了半圈,苁蓉被刘杰的龟头磨得浑身酥软,手都抬不

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刘杰撩起蚊帐,让自己光着身子面对男友。



  在刘杰撩起蚊帐的一瞬间,看到对面床铺上背对着自己还没睡着的男友,苁

蓉紧张得一下子绷紧了身体,可是她的小穴里还插着刘杰的大鸡巴,小穴刚夹紧,

阴道内壁嫩肉被刘杰鸡巴的龟头一撑,身子泛起一阵酥痒,好不容易抬起来,想

要拉下蚊帐的手臂又忍不住跌落了回去。



  「滚蛋!阿杰,你慾求不满自己打手枪去,老子不陪你了……困死了~ 」赵

晴空嘟囔了一句,一条腿骑在被子上,把脑袋往枕头里扎了扎。



  「你家苁蓉正用下面那张小嘴含着我的鸡巴哦~ 阿空,要不要睁开眼看看你

家苁蓉的小穴被我鸡巴撑大的样子啊?」刘杰无声的狞笑起来,双手托住苁蓉的

腿弯将苁蓉的双腿向两边分开,让苁蓉被大鸡巴塞满的小穴毫无遮掩的面向赵晴

空的床铺,一下一下向上挺动屁股,粗长的鸡巴在苁蓉濡湿的肉穴里抽插起来。



  「哈欠……」赵晴空的回答是一个大大的哈欠。



  「嘿嘿,阿空,不睁眼看看,你可别后悔!你家苁蓉的小穴都已经被我肏出

水了哦!现在我的鸡巴上都是你家苁蓉小穴里的淫水。」苁蓉赤裸的身子坐在刘

杰的身上,面向男友床铺的方向双腿大张,无力的任由刘杰青筋密布的粗大肉棒

一次又一次插进自己的小穴,却不敢有任何挣扎,生怕发出声音引起对床男友的

注意。



  「看个屁!」赵晴空把脑袋埋进枕头底下,带着浓浓的睡意不耐烦的说道:

「慾求不满想打手枪自己打,老子才没兴趣看一个男人打手枪。」



  「谁打手枪啦,阿空,我可是在操你家苁蓉哦~ 嘿嘿,你家小蓉儿一听到我

对你说你我在操她,她的小穴把我的鸡巴夹得紧死了~ 」刘杰看到赵晴空没反应,

更加大胆的抱着双腿左右大张的苁蓉坐到了床沿边,把光着屁股的苁蓉彻底抱出

了蚊帐的笼罩範围。



  在男友的寝室里在距离男友只有一米多距离的另一张床上,没穿衣服光着身

子坐在另一个男人的鸡巴上,这幺近的距离,苁蓉甚至可以清楚看见还没睡着的

男友背对着她的身体,更加糟糕的是,她的阴道里插着粗长的鸡巴,被正在操她

的男人抱出了床外,一旦男友转身,她带着乳环的一对翘挺酥乳,她正被一根大

鸡巴塞满的阴道,就会被男友看得清清楚楚,而她被身后的男人用给小孩把尿的

姿势抱出床外,双腿腿弯被抓着,小穴里又有一根鸡巴做「固定」,男友转身的

话,她连逃回蚊帐里的机会都没有。



  「喔……好吧好吧……阿杰,我知道你在操我家小蓉……知道你已经把小蓉

的阴唇都操成黑木耳了……」赵晴空无可奈何的应付着,翻了个身,从原来的左

侧睡变成了右侧睡,脸正对着小穴里插着根鸡巴的苁蓉。



  赵晴空突然转身,刘杰都忍不住吓了一跳,心中暗骂庞黑:「胖子你这混蛋,

镇静剂的剂量下小了吧?千万别玩脱了啊~ 」



  不管心里在这幺骂庞黑,刘杰的屁股仍旧本能的耸动着,大鸡巴在苁蓉的阴

道里继续抽插。



  看到男友从背对自己变成了面对自己,苁蓉吓得心脏都停跳了几拍,可是被

大鸡巴塞满的阴道此时却变得分外敏感,刘杰的鸡巴摩擦着自己阴道内壁带来的

快感彷彿一下子增加了十倍百倍,如同海啸般的强烈摩擦瞬间将性交的快感提升

到极致,少女的双腿一下子蹬直,湿漉漉的阴唇紧紧夹住阴道里的鸡巴,从阴道

和鸡巴的结合处,大股黏稠的淫水溢了出来。



  在男友翻身的那一瞬间,苁蓉被刘杰操到了高潮。



  「……你想操我家小蓉就继续操吧……继续用鸡巴撑开她的阴道……」赵晴

空伸手从桌子的面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团了两个团,塞进自己耳朵了,再把枕头盖

在脑袋上,闷声继续道:「继续……把小蓉的小穴操成黑木耳……靠……老子没

精神看你操我家小蓉了……继续操小蓉的时候小声点……再吵老子睡觉,老子骂

人了啊!」



  赵晴空没把「至交好友」的话当真,还以为刘杰又在拿苁蓉YY,随口顺着

刘杰的YY应付了两句,拿纸团堵住耳朵,仰面朝天继续睡觉。



  从始至终,赵晴空都没有睁开过眼。



  鬆了一口气的刘杰从苁蓉背后伸出手,握住少女胸前形成了两个完美半圆的

乳房,一边揉捏感受着少女弹性十足的乳房那美妙的手感,一边继续耸动屁股,

在苁蓉彷彿失禁般淫水泉涌的小穴里抽插。



  也许是塞住耳朵隔音效果很好,没过两分钟,赵晴空的床上就响起阵阵呼噜

声。



  和赵晴空的呼噜声相对应的,是刘杰急促有力的抽插,两具赤裸的肉体相互

碰撞,发出短促而有力的啪啪声。



  刚开始苁蓉还害怕吵醒赵晴空,竭力夹紧阴道,希望能减弱刘杰的大鸡巴在

自己阴道里抽插的声响,可是刚刚高潮过一次,浑身痠软的苁蓉那微不足道的抵

抗除了把刘杰的鸡巴夹得更舒服之外,没有一点作用。



  刘杰的抽插得越来越用力,鸡巴撞击着苁蓉小穴发出的啪啪声也越来越响,

到了最后,甚至寝室外都能听见响亮的啪啪声。



  苁蓉觉得插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的粗长鸡巴好像烧红的铁棍,每一次插进自己

的阴道,那股灼热的摩擦都产生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强烈快感。



  好像一条离了水的鱼般扭动着身体,用力夹紧阴道里的鸡巴,苁蓉用最后一

丝理智紧紧摀住嘴巴,控制住自己不要被操的叫床,以免吵醒沉睡的男友,可是

被性交的快感夺走了大部分理智的苁蓉却完全没发现,她和刘杰性交时的啪啪声

已经响亮到了比平时说话的声音还大的程度,如果叫床声能吵醒赵晴空的话,赵

晴空早就被这响亮有力的啪啪声惊醒了。



  操了苁蓉差不多半个小时,刘杰在苁蓉再一次被操出高潮的前一刻停止了抽

插,以鸡巴插在苁蓉小穴里的姿势抱着双腿左右大张的苁蓉站起身,绕过电脑桌

走到赵晴空床前。



  苁蓉捂着嘴,从指缝中露出少女急促的喘息,她看着近在咫尺,正在熟睡的

男友,光溜溜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儘量向后仰,彷彿这样就能让男友看不见似的。



  「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我的鸡巴操屄,感觉怎幺样?」刘杰残忍的贴近苁蓉

的耳边问道。



  苁蓉用力的摇着头,继续喘着气一言不发。



  「嘿嘿,挺有毅力嘛,差点被操的撒尿都没有叫床,苁蓉,平时你挨操的时

候,叫床不是叫的挺响吗,今天怎幺不叫床了?」刘杰慢慢托高苁蓉的腿弯,湿

漉漉的鸡巴缓缓从苁蓉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后把苁蓉的双脚搭在赵晴空的床沿上,

向前一推。



  「哎呀!」苁蓉被刘杰推得向前一扑,差点跪在赵晴空身上,幸好她的双手

及时按住赵晴空另一侧床铺的空处,才没有给男友来上一记泰拳膝跪杀。



  勉强稳定住身体,苁蓉马上就发觉到了自己现在这个姿势的淫乱。



  光着屁股的绝色少女拉屎似的半蹲在男友的床上,分开的双腿中间,被操的

红肿,还滴着淫水的小穴正对着男友熟睡的脸庞,少女双手跨过男友的身体,按

在男友身体另一侧床铺的空处,屁股微微撅起,刚好把自己雪白臀缝中的屁眼暴

露在身后的裸体男子眼前。



  看着在男友床上的苁蓉光溜溜的撅着屁股露出屁眼,刘杰凑过去,一挺鸡巴。



  就在苁蓉发现自己的姿势太过羞人,正準备从男友的床上爬下去的时候,屁

眼一胀,一根熟悉的粗长阴茎捅开了她的屁眼,猛的插进她的直肠里。



  苁蓉赤裸的身子一僵,刘杰趁机扶着少女光滑的小蛮腰,耸动起屁股。



  「啪!啪!啪!」清脆有力的啪啪声又一次在寝室里响了起来。



  「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别的男人操屁眼,你好像比平时操你屁眼的时候更骚

啊?」刘杰在苁蓉耳边嘲讽道:「看样子你很喜欢当着阿空的面和别的男人做爱

嘛~ 阿空他还以为你是处女呢……『大概是想把处女身留到我们洞房花烛夜的时

候再交给我吧』……哈哈哈……看阿空把你想像得多纯洁?你说阿空要是知道他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纯洁』的女朋友正光着腚在我被窝里给我舔鸡巴,该是什

幺心情?」



  刘杰狞笑着按住苁蓉的屁股,大鸡巴飞速在苁蓉的屁眼里抽插,短短十几秒

的时间,鸡巴已经操了苁蓉屁眼三四十次。



  苁蓉的身子身不由己的前倾,双手跨过男友的身体牢牢按在床铺上,承受着

屁眼里来自刘杰大鸡巴的沉重撞击。



  「嗯……嗯……嗯……」咬紧牙不肯张嘴的苁蓉发出压抑不住的闷哼声,为

了更稳定的支撑住身体,少女不得不身体前倾,撅高屁股,但是这样的姿势又为

刘杰操她的屁眼提供了方便。



  半倾着赤裸的身子,用两腿间的肉唇对着男友的羞人姿势撅着屁股被身后粗

长的大鸡巴操屁眼,苁蓉感觉自己的身体彷彿着了火般烧的发烫,屁眼里大鸡巴

的每一次抽插都带给苁蓉一种好像有大便从屁眼里拉出来似的难以启齿的快感。



  「阿空……千万千万不要醒过来啊……」苁蓉撅着腚,挺着自己的屁眼在大

鸡巴抽插下发出放屁似的噗噗声,如果赵晴空醒过来,恐怕他一旦睁开眼,连苁

蓉屁眼的皱褶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更别提苁蓉屁眼里插着的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

巴了。



  可惜苁蓉的全部力气都用来稳定自己的身体,能维持着半蹲的姿势不跪在赵

晴空身上,就已经耗费的苁蓉的全部精力,哪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管自己屁眼的声

音呢?苁蓉只有在心中暗暗祈祷男友不会突然醒过来看到自己被大鸡巴撑开的屁

眼。



  「苁蓉,别说我没得到允许就在操你啊,嘿嘿,你家赵晴空可是亲口同意让

我把你操成黑木耳的。」刘杰耸动着屁股,粗长的鸡巴捅进苁蓉屁眼里的同时狞

笑问道。



  苁蓉蹲在男友的床上,半撅着屁股让刘杰的鸡巴在自己屁眼里抽插,咬紧牙

不肯回答。



  以她的聪慧,当然听得出刚才赵晴空并没把刘杰的话当真,只是在随口应付

刘杰,可是即使如此,赵晴空也不该说什幺「你想操我家小蓉就继续操」这种粗

俗淫乱的话啊?



  哪有男人会对另一个男人说「我女朋友你随便操」这种话的?即使是开玩笑

也不应该这幺说,除非这个男人有某种特殊癖好。



  「难道阿空真的……」少女看着床上熟睡的男友,眼中露出複杂的神色。



  刘杰不知道苁蓉的误会,当然,就算刘杰知道,他也不会好心的告诉苁蓉,

赵晴空之所以会说出这样下流无耻的话,纯粹是他一点一点用越来越粗俗的话让

赵晴空习惯了拿苁蓉作为色情话题的主角。



  正相反,刘杰更愿意苁蓉把赵晴空误会成一个喜欢让自己的女朋友被被的男

人操的绿帽癖。


强暴野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