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

输入关键词进行搜索

栏目:
广告载入中...

本站不支持电脑自带IE浏览器,会导致无法播放!请务必使用QQ,360,谷歌,搜狗等!各种浏览器即可!

命运的牢笼(第一部)

时间:2019-09-30  人气:加载中  归档:强暴野蛮



?????(第一部)美寡妇沈香的胁迫卖淫



??????????第一章



  「屁股撅高,李夫人」男人喘着粗气,发出不容抗拒的命令口吻。身材肥

胖的男人站在床边,全身赤裸,汗流浃背,露出令人作呕的大肚腩和一身肥肉,

丑陋的肉棒高高的耸立着。

 ??

「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俯面跪趴在大床上边缘上的妇人,两手被绑在身后,

头紧贴着床面。



妇人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身材丰满,盘着乌黑的长头髮,约莫二十七八岁

年纪。此时身上仅仅穿了一件黑色连裤丝袜,耻丘部位撕开了一个大洞,露出了

白美的屁股,和股间两个凄惨的肉洞。



令人惊讶的是后庭赫然塞着一支黑色的巨大肛门塞。肛塞下麵的阴户口大大

的敞开着,两片肉唇肿胀紫红,似乎刚刚经历了长时间的蹂躏,一股白色混浊的

浓稠液体从悲惨的肉穴中流出,撒发出阵阵腥臭。



「才肏了你的屄一次而已,只是热身运动,今晚才刚刚开始,李夫人。」身

后的肥丑男人淫笑着说到。「我会好好疼爱你的,毕竟花了我大价钱。」



男人贴上美妇的身体,下身贴着白皙撅起的屁股,弯下腰,从美妇的身下伸

过去粗糙的手,使劲揉弄起两只雪白的乳房。

?

???「嗯,」少妇闷哼了一身,两眼失神的瘫软在床上。依靠下巴和膝盖支撑着

身体成弓形,屁股贴近着男人骯髒的下身。硕大的乳球在男人的搓揉玩弄下不停

变化着形状。

?

???「你的奶子,你的屄,你的嘴,还有你的屁眼今晚都是我的。」说完,男人

直起身来,目光淫邪的盯着面前白嫩丰满的屁股。「你一定喜欢男人狠狠地肏你

的屁眼吧,今天我就好好满足你!」

?

???「不,求你不要弄后面!」少妇听到这般恶毒残忍的话,打了一个冷战,浑

身颤抖哭着的说道。肛交的痛苦带来的恐惧令少妇不寒而慄。

??

???啵的一声巨响,男人猛的把拔出了巨大的肛门塞。现在才看清这个肛门塞直

径有4公分粗,十公分长,椭圆状的,上面沾满了晶莹的液体。肥美的阴户上面

多出了一个淫靡的肉洞,男人用两手用力扒开菊洞,呈现出粉红色的一元硬币大

小的开口,少许露出里面柔嫩的肠壁。

??

???少妇激烈的挣扎着蠕动身体,想要挣脱。男人啪啪的用手掌使劲抽了少妇屁

股几下,雪白的屁股顿时多了几个血红的手印。



「太太,今晚你是插翅难逃。陈爷收了我的钱,怎幺也会让我玩个够本的。」

使劲按住挣扎中反绑着双手的雪白美丽的少妇,肥丑的男人笑道。「而且我听说

你儿子还在陈爷手里,你就死了反抗的心吧,乖乖听话还能少吃点苦。」

?

???「呜……呜……」听到提到了儿子,美妇停下了挣扎,脸上已是哭的梨花带

雨,凭添了几分凄美。

?

???「这就对了,女人的屁眼生下来就是为了伺候男人的鸡巴的,哈哈哈!」说

完胖男人把臭气熏天的嘴对準了美妇的菊洞,伸出舌头,死命往里顶弄。



  「啊……」少妇咬紧牙关承受着屈辱,想到才1岁多的宝贝儿子杨杨落在那

帮恶魔手里。只有寄希望于完成了和陈爷的约定后,陈爷能遵守信用,放了杨杨

和自己。

 ??

???「你的屁眼真美,干起来一定很过瘾。」男人舔弄够了以后,抬起来头淫笑

着说道。目光往屁股看去,菊穴口一开一合闪动着淫靡的光泽,屈辱的张开一个

小口,似乎在等着迎接着这悲惨的命运。男人把肉棒顶在菊洞口,不停的摩擦。

?

???「求你饶了我吧,我会受不了的……求你弄我前面吧……」少妇哭着哀求道。

?

???「什幺前面,后面的,我听不懂啊,说清楚点!」胖子大声呵斥道。

?

???「求你……」少妇涨红了脸,被迫说出下流淫邪的话。「求你……求你弄我

的……求你弄我的阴道吧!」小声的说道。

?

???「文邹邹的我听不懂,要说肏屄,再说一次我听听,说的好我就放过你的屁眼!」

?

???「求你……肏……我的屄。」美妇小声的挤出了这句话。

?

???「说大声一点,求谁肏你的骚屄,你又是谁?用什幺肏的?」

?

???「求……求客人您用鸡巴肏沈香的骚屄吧!」

?

???「好,等我肏完你的屁眼就再来满足你的肉屄。」



男人说完把肉棒兇狠的连根插进沈香的菊穴里,好像狠不得把卵蛋都肏进去,

不顾女人的哭叫,猛烈的抽送起来。此后房间回蕩着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哭泣声。

??



??????????第二章

??

???沈香仰面躺在大床昏睡过去,身上几乎所有的肉洞都充满了粘糊糊的液体。

丑陋的胖男人在沈香的阴户里和后庭里各做了两次,似乎有使不玩的精力。屋子

里满是的淫靡的气味,汗液混合着精液和尿液弄湿了大半的床面。



昨晚的折磨令少妇几次无法控制的尿了出来。胖子已经离开,一把钞票就随

意扔在沈香的肚子上,红色的钞票映衬着雪白的肌肤。陈爷已经收过这个胖丑男

人的钱了,这些钞票是胖子赏给她的小费。



  到了中午沈香才睁开眼睛醒来。艰难的爬起身来,叉着双腿,忍着撕裂的疼

痛挪到浴室花洒下,清洗着被玷汙的美丽身体。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打湿了她的一对大眼睛。



  这是那帮恶魔给她安排的又一次卖淫。令她难以承受,感觉整个人已经到了

崩溃的边缘。唯一支撑她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杨杨。想到她才1岁多的可爱

儿子杨杨,美妇的心里才有了一丝活下去的信念。



  「等你卖屄的钱够把你老公欠的债还上,我就放了你们母子。」陈爷的话在

沈香的脑中回蕩。



  沈香回忆起了痛苦不堪的经历:



  老公李忠厚和自己结婚十几年了,一直过着平静幸福的日子,一直到了半年

前,所有美好的一切都被打碎了。



当时李忠厚听了朋友的蛊惑,对炒股着了迷,投入越来越大,把积蓄都砸了

进去。后来又背着沈香和高利贷借了钱,企图翻身。然而再次把钱都赔了进去。



  家里本来还欠着银行贷款买房的钱要还,又在股市赔光了积蓄加高利贷的钱,

黑社会3天2头就带人来家里打咂追债。李忠厚被逼走投无路,恐惧绝望之下三

个月前竟丢下母子二人跳了楼。



  老公死后还没一个月,有一天晚上家里就闯进了5个流氓。为首的一个外号

叫刀疤强,「我们陈爷请你去谈谈。」不由分说把沈香和杨杨带上了麵包车,蒙

着眼睛,带到了一处别墅。



  在车上几个流氓给杨杨灌了一口不知道什幺水,哭闹着的杨杨就昏迷了过去。

听见杨杨的动静,沈香拼命反抗起来。



  刀疤强狠狠的给了沈香两耳光。「臭婊子,只是些迷药死不了,我们陈爷不

喜欢吵闹的小孩,再闹我就把你儿子指头割下来!」



  沈香听了浑身颤抖,哀求道:「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儿子……我一定会还你

们钱的……」

 ??

???「闭上你的臭嘴,到了陈爷那里老实点,不好有你苦头吃的。」

 

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香被人打开了眼罩。宽大的客厅中半躺着被

叫做陈爷的男人,陈爷中等身材,穿着一套看起来面料高档的睡衣,阴险的眼神

中透出残忍与狡乍。



  陈爷色咪咪的打量着沈香,盯着一对巨乳满意的点了头。对刀疤强说道:

「刀疤强,你说的不错,这个女人确实有几分姿色,你做的不错。」



  「谢谢陈爷夸奖!这是我应该做的。」刀疤强面露得意的说道。

 ??

???「我是个生意人,不做赔本买卖。」陈爷对满脸眼泪的沈香缓缓说道,

「你老公欠了我钱,现在你老公死了,钱必须你来还了。」

 ??

???「我会还你们钱的,求求你们先放了杨杨。」沈香哀求道。

 ??

???「你儿子先押在我这里。」

 ??

???「你们要我做什幺都行,放了我儿子吧。」

 

「骚屄,这里轮不到你讨价还价。」这时现在陈爷身边一个五大三粗的高大

男人恶狠狠的对沈香喝道。

 

「这里有份卖身契,你签了吧。据我所知你是在中学里面做老师的,以你在

学校的收入,你是还不上钱的。以后你就在我开的会所里卖身,每週来几次,你

还可以去学校做你的老师,但是我给你安排了客人,你必须随叫随到。你儿子押

在我这里,我会安排人照顾,你要见你儿子必须通过我的同意。等你卖屄的钱够

把你老公欠的债还上,我就放了你们母子。蝰蛇,把卖身契拿给她签字。」



此时陈爷身边的那个外号叫蝰蛇的高壮男人取出一份卖身契



「不……」听了陈爷的话,沈香吓得脸色惨白,两腿瘫软,眼前发黑,就晕

了过去。

 ??

???「老婆,我有钱还了,还了陈爷钱,陈爷就放你和杨杨回家了。」沈香激动

的留下了泪水:「我知道你不会抛弃我们母子的,你是假跳楼的对不对,你是去

筹钱了。」沈香紧紧抱住了李忠厚,哭的梨花带雨:「老公,我和你跟杨杨再也

不分开了,要永远在一起。」

??

???沈香挣扎着睁开了双眼,浑身香汗淋漓,嘴唇惨白。赫然发现自己睡在自己

家的床上,发现自己老公回来了只是梦境,而真实的是放在自己胸口上的卖身契。

上面清晰的按着自己的手印。



沈香爬了起来,杨杨已经没了蹤影。看来陈爷说的都是真的了。巨大的恐惧

笼罩着自己,卖淫,这个可怕的字眼在沈香的头脑里打转。只和自己初恋的丈夫

有过性接触的沈香是很传统的知识女性,对性的观念是很保守的,无法接受眼前

的事实。

??

???呆坐了半天的沈香突然手机响了,是一条短资讯。



「你今后的所有收入和工资每月打入下面这个帐号,不定期会安排人接你来

会所。你的生活费和还房贷钱来会所领。你正常去学校上班。今后不準和任何亲

戚朋友过多来往。不準报警,否则你将永远见不到你的儿子。」



?「呜呜……杨杨。」想念儿子的美妇坐在地上又哭了起来,时间仿佛凝固了。



???????????

                第三章



  「沈老师早!」



  「你们早!」沈香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就像什幺也没发生过。身材高挑,

1米67的沈香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白皙的皮肤,娥罗多姿,又恢复了往日

的神采。



  有一天早上,多日没有见到杨杨,正在思念的沈香收到了一份快递,取出了

一样让她脸红心跳的东西。有一个遥控阴道跳蛋,直径足有4釐米。附上一张纸

条,上面写到:「你把跳蛋塞进骚屄里去上课,下班了会有人来接你,陈爷要检

查。」



  沈香端详起这个丑陋的性玩具,上面布满了硅胶的触手,像一个膨胀的小刺

猬,让沈香内心感到噁心。但不敢违抗命令,心里担心这儿子。尝试着放进阴道,

先把跳蛋沾满了配送的润滑液,用力一点一点塞进了阴户。按照说明书打开了遥

控开关,虽然感到羞耻,但毕竟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阴户里传来一阵令人眩晕

的快感。沈香脸红心跳,浑身出汗。硬是咬牙挺完了这一天,到了下课的时间。

沈香刚走出校门就收到了手机短信:「去广州路的麦当劳门口。」



  到了指定地点,一眼认出了坐在黑色麵包车驾驶座上让人害怕的高壮的男人

蝰蛇。蝰蛇使了个手势,示意沈香上车。沈香刚坐上后座,就被人拿眼罩蒙上了

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香被人领着到了一处地方坐下。「你自己拿下眼罩吧。」

听到一个声音。沈香发现自己在一个卧室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陈爷和另外一

个短头髮女人。令沈香惊讶的是,这个女人除了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和一双白色丝

袜外什幺都没穿,双膝着地跪在陈爷的面前,卖力给陈爷做着口交。陈爷抓着那

女人的头,把嘴当阴道一样,肉棒用力直进直出的抽送着,整根阳具都被包裹的

严丝合缝。被插着喉咙的女人,不时痛苦的干呕着,从嘴里冒着呕吐物。「不要

了,陈爷」那女人哀求到陈爷。沈香看了吓得脸色惨白,也已然忘了自己的阴道

里也受着跳蛋的折磨。



  陈爷放开了那女人说道:「不中用的婊子!」那女人说道「求陈爷放过我的

嘴,我用骚屄好好伺候陈爷。」「你的骚屄我已经肏腻了,臭婊子,滚出去吧。」

那短髮女人连忙跑出去了。



  「沈老师是吧?让你见笑了!」陈爷发出笑声。「今天让你做的事你做到了

了幺?让我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做仔细」



  「杨杨在哪里,我想见杨杨!」女教师多日没有见到心爱的儿子了,此时眼

泪水脱眶而出,用哀求的口吻对陈爷说道。



  「现在还不能让你见你儿子,你今天好好伺候我,让我满意了,才可以见你

儿子一面。」



  「不要…」面对这个恶魔,柔弱的美少妇无力反抗。



  「你做到那个沙发上,把你的屄露出来,让我看看女老师的和一般人的有时

候不一样。」



  卧室墙边有一个高档沙发,沈香只得挪了过去,颤抖着把裙子和内裤脱了,

做了上去,拆开双腿,形成m字型。



  「把腿打开点,沈老师,自己用手把屄洞翻开!」



  女教师屈辱的翻开自己神秘的耻丘,可以看到一个硕大的跳蛋头卡在阴道口。

经过跳蛋一天的蹂躏,阴户淫液氾滥,把阴毛都打湿了,阴唇泛出淫邪的紫红色,

阴核肿胀的老高。



  「不愧是个美女老师,屄长的真美。」陈爷羞辱着沈香。「不準用手,试一

试用阴道的力量把跳蛋挤出来。」



  女教师脸羞得通红,还没有经历过丈夫以外的男人。此刻被一个陌生男人做

出这般无理的要求。



  「快一点,你不想见你儿子了幺!」



  「杨杨……唔」每天都在担心儿子有没有收到伤害的美妇,此时心急如焚。

为了儿子也就顾不得羞耻了。



  只见女教师满脸通红,阴道里的巨大跳蛋慢慢被挤了出来,最后扑的一声,

弹了出去。



  这时悲惨的阴道口张开一个鸡蛋大小的开口,可以见到阴道壁上剧烈收缩着

的褶皱。看着美妇人淫邪的表演,陈爷的肉棒挺得老高。



  「不错,不错,一点不像生过孩子的肉穴,看起来还很有张力。把你的大奶

子翻出来给老子看看有没有塌掉。」陈爷粗鲁的说道。



  沈香闻言,慢慢把制服上衣的扣子打开,又从后面把胸罩的扣子打开,把胸

罩往下拉了下来,露出了洁白高挺的乳房。女教师的乳晕是深褐色的,生育过小

孩的熟妇已经不再是小女孩的粉色了,乳晕很大,足有5釐米直径。



  「好一对骚奶子,就凭你这对奶子,就不愁没有客人了。」



  听到「客人」这个词,女教师的心里一凉,觉得自己是逃不开卖淫这悲惨的

命运了。



  「让我试试这对奶子。」陈爷把瘫软的沈香从沙发上拉起来。自己做进了沙

发里,让沈香跪在自己面前。肉棒挺得老高,正对着女教师的脸。



  「用的你奶子伺候我的鸡巴,知道怎幺做的,跟你老公做过吧。」



  「没有……请陈爷教我……」沈香小声说道,此时为了儘快见到儿子,只能

放下尊严儘量讨好陈爷。



  「你老公还真是暴殄天物啊,放着这幺好的大奶子不玩。」陈爷往自己的肉

棒上涂抹了人体润滑液,抓住沈香的两个奶子摩擦套弄起来。「懂了幺?现在你

自己动。」



  女教师脸羞得通红,没想到这些恶魔还有这幺多玩弄女人的手段。用乳房认

真套弄起来男人的阳具。



  「快一点,对了,就是这样。」陈爷兴奋的说道。



  沈香加快了套弄的节凑,心想让这个恶魔射了精,应该就能快点放过自己,

让自己去见小杨杨了吧。想到这里更加卖力的服侍起了这个让她厌恶的男人。



  「啊……啊!臭婊子!」陈爷精关一鬆,大吼一声。忍耐已久的大股的精液

射了出来……





                第四章



  沈香此刻将小杨杨紧紧的搂在怀里,把小脸蛋亲了又亲。杨杨看到妈妈,咯

咯的一直笑。



  沈香到底还是见到了儿子,虽然是在第二天。现在下身还隐隐作痛的女教师

太低估了陈爷的精力了,用乳房给陈爷出了一发,喷了满脸精液以后。陈爷把沈

香仰面按在沙发上,两条腿抗在肩膀上,噗嗤噗嗤的肏干了一晚上的肉穴。直到

把精液射在女教师的肉穴深处,才心满意足的呼呼睡去。哭叫着的沈香的肉穴里

第一次留下了除了老公以外男人的精液,对不起老公的愧疚感萦绕在心里。直到

第二天早上,陈爷让蝰蛇把小杨杨带来,沈香的心情才恢复过来。



  「臭婊子,把你全部的存款和以后的工资收入都打到这张卡上,你要敢有所

隐瞒,让陈爷知道了,割了你儿子的小鸡巴!听到了没有!」身材魁梧的蝰蛇发

出恶狠狠的命令。「你每个月的生活费陈爷都会根据你当月的表现赏你的,这是

这个月的!」说完蝰蛇把2000元扔在了女教师的面前。沈香默默的收起了钱,

不敢违抗。



  和儿子短暂的相聚以后,陈爷就让蝰蛇把小杨杨抱走了。



  虽然极其不情愿,但是看到儿子安然无恙,也就放心多了。之后沈香仍然正

常上课,在学校仍然是受人尊敬的女教师。



  没过几天,沈香又被陈爷唤了过去。照例被蒙上眼睛带去陈爷的地方,陈爷

这次先让沈香见了小杨杨,一个小时以后,就被蝰蛇抱走了。然后被带去了一间

房,当被人押着走进去之后,就令沈香感到毛骨悚然。房间很大,摆放着各种各

样玩弄女人,折磨女人的道具。



  「欢迎来到我的调教房,骚货,只有经过我蝰蛇调教过的合格妓女,才有资

格在陈爷的会所里卖屄,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蝰蛇竟然出现在这里,阴险

的笑着说道。



  「啊……」因为恐惧而感到一阵眩晕的,让沈香几乎瘫软。



  蝰蛇架着女教师,把沈香放到一张桌子上,让她上半贴在桌子上,屁股向后

的撅着。将女教师的双手反绑在背后。蝰蛇从一面放着各式各样尺寸形状灌肠器

的墙上拿下一个2000cc容量的巨型兽用针筒式灌肠器,放到沈香的眼前晃

了晃,「认识这个是什幺幺?」蝰蛇笑着道。「还是我来给你介绍下吧。这个是

灌肠器,专门用来调教女人的骚屁眼和肠子的,以后你会上瘾的,哭叫着求我给

你灌肠的。」



  蝰蛇把沈香的裙子掀起来,内裤扒开下来,搭在穿着性感高跟鞋的腿边。

「把腿打开!」沈香露出了耻丘间两个粉红的肉洞。然后蝰蛇又用麻绳把沈香的

两条腿分别仔细的绑在两边的桌腿上。因为屈辱和害怕,沈香留下了眼泪。「省

着点眼泪吧,骚屄,后面还有你哭的日子呢。」



  蝰蛇伸出手在沈香的菊洞口抹了一把润滑油,然后拿着吸满2000cc灌

肠液的灌肠器对準洞口慢慢插了进去,灌肠器的嘴十分巨大,达到了3釐米直径。

「啊……好难受……不要……饶了我吧……」未经人事的肛洞十分紧窄。蝰蛇费

了半天劲才在沈香的惨叫声中全部捅了进去。



  「小婊子,一般的妓女我会慢慢调教的。但是陈爷吩咐过,说你是快好料,

能赚大钱,要我对你加快进度。你认命吧,老子会好好疼爱你的屁眼的。」蝰蛇

残忍的说道。



  「不…要…」沈香听到这番话几乎晕过去。



  「要给你灌肠了,好好享受吧!贱屄!」」说完蝰蛇按住巨大兽用灌肠器的

活塞,猛力往压下去。



  「啊!」冰冷的灌肠液溜进了女教师的直肠,令沈香无法控制的全身颤抖起

来。



  「爽幺,臭屄!这是陈爷从国外进口的特製灌肠液,专门用来调教性奴的,

一般女人灌500毫升就会受不了了。陈爷真是特别宠爱你呢!」



  「好难受……不要了……」1000毫升灌肠液很快被注进口沈香的直肠,

激烈的刺激令女教师直翻白眼,带着哭腔哀求道。



  「才一半而已,用你的屁眼好好吃,记住这是陈爷赏赐给你的恩宠!」蝰蛇

残忍的说道。蝰蛇感觉到活塞的阻力越来越大,手上加大了力度,把活塞往下猛

按。



  「呜……」沈香感觉越来越难以忍受,后庭中火辣麻木,感觉到强烈的便意,

脸色变得惨白。女教师强忍着痛苦,全身香汗淋漓,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感觉细胞

都被痛苦所弥漫。



  「啊……」沈香大声的惨叫一声。当注入到16000毫升的时候,灌肠液

顺着管嘴的边缘喷射了出来。已经忍耐到极限的美妇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肛门,在

强大的压力下,肠内的液体开始向外寻找出口。



  「骚屄,再忍一忍!没灌完以前,你要敢喷出来,我就捅烂你的屁眼!」蝰

蛇恶毒的说道,完全不顾女人的死活,手上使尽全力,把最后400毫升灌肠液

硬生生注进了激烈蠕动着的美少妇的肠腔。



  「求你……求求你……快拔出去……」女教师哭叫道。



  「好吧,老子就满足你!」蝰蛇猛地拔出了巨大的管嘴。再也无法忍耐的美

白屁股向外激烈喷射出大量粪便和灌肠液的混合物。



  房间内弥漫着淫靡的气味。美少妇瘫软在桌面上,面无血色,口角流出些许

的口水,目光呆滞两眼无神。



  蝰蛇在沈香身后阴沈沈的笑着,又一次举起了巨大的兽用灌肠器,再次灌满

了2000毫升。「妈的!贱屄!谁準许你拉出来了!这一次,灌满以后2分钟

以内不準喷出来,差1秒我就割掉你儿子的一根手指!」



  少妇泪流满面,堕入了无边黑暗……





                第五章



  「请同学们把语文书翻到第87页。」女教师第二天一如既往的去学校上课,

盘着髮髻的黑亮头髮,修长的身材,一对浑圆饱满的美胸挺立着。经历了折磨,

脸上似乎凭添了几分凄美。菊洞内火辣的疼痛提醒着沈香昨天接受怎样残酷的调

教。蝰蛇不知疲倦的给女教师灌着肠,次数多到数不清了,每次都在沈香的苦苦

哀求中才準许让放出肠内的灌肠液。



  下课后沈香回到了家中,吃完晚饭后,在100平米诺大的房子里,只有自

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回忆一家三口曾经的幸福生活,而现在丈夫已经阴阳两隔了,

小杨杨也落在那帮黑社会的手里,不禁替自己的命运悲伤起来。满脸的泪水打湿

了美丽动人的脸庞,对未来的恐惧在内心里日益加大。连衣服也没有换,身心疲

惫的美妇在倒在床上沈沈睡去。



  三天后,沈香接到了蝰蛇的电话。晚上,美少妇又被带到了陈爷的住处。这

次见到了陈爷,「陈爷,先让我看看小杨杨吧」沈香跪在陈爷面前,焦急的说道。

陈爷在宽敞客厅中央的沙发上,傍边站着蝰蛇和几个小喽啰。



  「闭嘴,臭婊子,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蝰蛇大声斥责道。



  陈爷笑眯眯的盯着穿着教师制服的美妇人,「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听话,

我不会亏待你的宝贝儿子的。」又问蝰蛇道「上次调教的怎幺样了?」



  「回陈爷,这按照陈爷的吩咐,灌了她一晚上的肠。」蝰蛇毕恭毕敬的说道。



  「有没有人肏过你的屁眼?」陈爷问到。



  「没有……」沈香小声的说道。肛门性交这种变态的方式女教师只是听说过,

传统观念的沈香从没有和丈夫尝试过。



  「我果然没有看走眼。她是快天生的好料,人又长的国色天香。你再抓紧好

好调教下。我已经在给她联繫客人了,她的处女肛门可以卖个好价。以她的条件

可以接我们最高级的客人,客人一定会对她很满意的!」陈爷得意的笑道。



  沈香听到不但要她卖淫,还要她接受悲惨的肛奸,内心充满了恐惧。但又无

力反抗自己的命运。



  陈爷说完之后就离开了,留下了蝰蛇和沈香。强壮的蝰蛇一把抓起跪在地上

的沈香,就像抓起一只小鸡一样毫不费力。沈香被拖进了上次的房间,一进这房

间,沈香就想起上次的痛苦经历,浑身颤抖。「骚屄!自己把衣服脱了!「蝰蛇

命令道。沈香不敢违抗,红着脸把全身衣服脱掉。下意识的用手遮住浑圆雪白的

乳房,房间内顿时春意盎然。随后女教师被按在了一张妇科手术床上,仰面躺在

上面,麻绳通过腋下把上半身绑在了刑床上。两条腿被高高的架起在两侧的扶手

上,用铁铐锁住。雪白的乳房,和下身两个凄惨的肉洞全部一览无余。蝰蛇又取

出了巨大的兽用灌肠器,看见又要给自己灌肠,沈香吓得面无血色,哀求道「饶

了我吧……不要……」



  蝰蛇仔细的给她的菊肛涂抹润滑液,而后又把手放在沈香耻丘上抚弄。「陈

爷不允许我们调教师肏会所的女人,妈的,不然我一定狠狠肏烂你的屄眼子。」

这是陈爷的规定,一来怕传染性病给女奴,二来调教师的欲望无处发洩,就会更

狠的更变态的调教女人。



  2000毫升灌肠液连续三次一滴不剩的灌进了肚子又排出,随着蝰蛇第四

次的灌肠折磨,沈香在刑具上激烈的蠕动着,紧咬着牙关忍耐着。



  「不错,小婊子,已经有进步了嘛,陈爷果然眼光独到,你确实天生适合做

淫妇。」蝰蛇羞辱着女教师。「没有我的命令,不準排出来!」转身从身后的箱

子里取出了一个充气肛门塞,淫笑着走到了女教师的胯间。起初在蝰蛇手上呈2

釐米左右细棍状的肛塞,被蝰蛇按动了几下充气开关,慢慢胀大到足有男人拳头

般大小的圆球。蝰蛇拿着充满气的淫具在沈香面前晃动。「马上把这个塞进你的

浪屁眼里,让你好好爽爽!」」」饶了我吧……」女教师哀求道。



  蝰蛇把充气肛塞的气放空了,回复到棍状。往肛塞上淋上润滑液,毫不费力

的捅进了少妇柔嫩粉红的肛门。慢慢按压起了充气开关。随着蝰蛇的动作,沈香

那娇美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抽搐着,极限撑开的的后庭传来猛烈的撕裂感,伴随着

肚子里2000cc的灌肠液的压力,难受的少妇忍不住哀嚎「呜……呜……」



  蝰蛇感觉到手上的阻力不断增大,按压了5次开关以后,就停下了动作,毕

竟是陈爷的重点发展的摇钱树,不敢一次下手太猛给玩坏了。否则那可担待不起。

蝰蛇掏出了一根香烟,点燃了,惬意的抽着烟。对香汗淋漓,翻着白眼痛苦哀嚎

的女教师说道:「这次你要忍一根烟的时间,等我抽完这跟烟,再来好好疼爱你。」



  10分钟后当蝰蛇抽完烟,让美妇排出灌肠液后,沈香虚弱的低声呻吟着,

俏脸上挂满了泪痕。



  看见蝰蛇又去注满灌肠液,沈香哀求道「求求你……我不行了……求你放过

我……」。



  「哪里不行了?说清楚点,臭婊子!」蝰蛇脑筋一动,又想到了新的点子玩

弄女教师。



  「后面不行了……求你放过我吧……」



  「什幺后面,前面的,说屁眼!我蝰蛇是个粗人,听不懂文邹邹的话!」



  「我的……我的屁眼受不了了……求你放过我吧」后庭中像要被撕裂痛苦使

得美少妇只能屈辱的说出下流的字眼。



  「那可不行,陈爷的吩咐我可不敢不执行。」蝰蛇淫笑道。「要不这样吧,

你的烂屁眼竟然受不了了,就用你的屄来替代吧!你求我疼爱你的骚屄,我就放

过你的屁眼,你看怎幺样!」



  沈香此时已经没有选择了,女教师只能屈服于眼前这个玩弄女人的老手。

「求求你……求求你快点来玩我的骚屄……」



  蝰蛇露出满足的笑容,说道「既然你要求了,那幺我就不客气了,我会让你

后悔长了一张骚屄的!」高大强壮的男人残忍的说道。



  沈香眼泪都哭干了,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蝰蛇取出了一个巨大的金属妇科扩阴器。



  「啊……」沈香闷哼道。冰冷的器具插入了少妇火热的阴户,蝰蛇转动螺丝,

器具的鸭嘴缓缓打开。肉穴里的闪动着淫靡的粉红色泽,缓缓蠕动着凄惨的腔肉,

一收一缩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一样可爱。在肉穴的最深处有一圈粉红的肉环突出

来,肉环的中间又有一个微微开口的小孔。这就是美妇的子宫颈了。



  「臭婊子,你的骚屄肉褶子真多啊,肏起来一定爽上天。你的屄芯子想要男

人了吧!真想用鸡巴顶在上面舒舒服服来一发」蝰蛇尽情羞辱着女教师。



  「骚屄,你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幺?」



  沈香睁开哭的红肿的美丽大眼睛,发现蝰蛇竟然拿着一部手持dv机。对着

被绑在刑床上,一丝不挂的少妇拍摄。娇美哭泣的美脸,成熟淫豔的乳房,经历

过可怕灌肠和扩张的凄惨肛门,以及被扩阴器大大敞开的阴户,都被一览无余的

收录进了dv机。



  「啊!不要……不要拍啊……」强烈的羞耻感令女教师大叫起来,身体激烈

挣扎。无奈身体被固定的死死地,就像她凄凉的命运一样,无法挣脱。



  啪啪的两声清脆的响声,蝰蛇一只手抓着dv,另一只手狠狠扇了美妇两耳

光。蝰蛇力气很大,虽然收了5分力气,可还是把沈香扇的天旋地转,一下就安

静了下来。



  「臭婊子,老实一点,不然有你苦头吃!」蝰蛇可不是善茬,对待女人从来

不会手软。



  女教师被掌掴后红肿的俏脸上,一丝血迹从嘴角渗了出来,泪眼朦胧,大脑

里一片空白……



  「对着镜头,说你叫什幺名字!」蝰蛇冷冷的说道。



  夜已深,罪恶在这栋房子里继续着…………





                第六章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装修很雅致。一个头髮半秃的中年人躺在诺大的房间

中央的大床上,满意的享受着眼前美妇人的口舌服务。这个少妇皮肤白皙细腻,

面容姣好,水汪汪的大眼睛,弯弯的柳眉,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披肩的头髮乌

黑发亮,撒发着阵阵幽香,正是沈香。女教师此时穿着一套羞耻的情趣内衣,胸

前的一对雪白巨乳穿过衣服上的洞全部暴露在外面,耻丘间开了一个大大的裆,

连接着腿上的黑色蕾丝丝袜,脚上穿了一双白色高跟鞋,卖力的用嘴巴取悦着眼

前的男人。



  美少妇将男人的肉棒整根含进嘴里,捅到喉咙的最深处。突然一阵噁心,大

口呕吐了出来。吐到秃头男的腿上都是。



  「臭婊子,敢吐到我身上,看我怎幺弄死你。」秃头男一阵咒駡,顺手抓着

沈香的头髮,把沈香拖下了床。让女教师跪在地板上自己则站着,左右两手抓着

沈香的头,把自己腥臭的肉棒往可怜的女人嘴里捅。沈香本能的往后躲,但是头

被男人死死的按住,只能用嘴巴和喉咙承受着男人的侮辱。男人的肉棒深深的插

进沈香的喉咙里,连根插到底,不留一丝怜悯,肚子撞在美少妇的鼻子上的。这

样抽送了几十下以后,沈香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又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不要……求你饶了我吧……」少妇哀求道。



  男人红着脸,大口喘着粗气。兴奋的说道:「骚屄,你的淫嘴就是老子的鸡

巴套子,看老子肏死你!」



  又抓着美少妇的头髮把她按在了床上,让女人的仰面躺在床上,一颗头悬空

在床外。「把头仰高,把喉咙打开!」秃头男命令道。沈香不敢不从,就这样仰

着头躺在床边,秃头男现在床边,把肉棒深深地插进美少妇的喉咙里。



  「呜……呜……」沈香被插的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忍着激烈的反胃,痛苦

不堪。



  男人汗流浃背,高度兴奋。抽送了一会,猛的一顶,从美少妇美丽的嘴里又

喷出了呕吐物。男人拔出肉棒,让女人缓了一口气。



  「我受不了了………求你玩我的阴户吧」沈香哭着求饶道。



  「臭婊子,这里哪有你讨价还价的资格,你只不过是陈爷卖给我一个精液容

器!」秃头男恶狠狠的骂道。



  说完又把肉棒深深地顶进喉咙里,做起了激烈的活塞运动。这样抽送了一会,

突然男人加快了速度,「来了,臭屄!全射给你!不準吐出来!把老子的精液都

吞下去!」猛力抽送了几下后,屁股一阵颤抖,精关一松,从马眼射出了大股的

浓稠精液。



  女教师感到一股又一股滚烫的腥臭精液射进了自己的喉咙了。胃里一阵翻腾,

从嘴里,鼻子里冒出精液混着呕吐物的噁心粘稠液体。



  秃头男射精以后,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骂道:「臭婊子,叫你不準把老

子的精液吐出来!看我等会怎幺收拾你!」



  男人掏出了一根香烟,然后爬到了在床上,满足的抽了起来。



  沈香挣扎着翻过身来,大口呕吐着,凄惨的哭泣着,房间里弥漫着酸酸的胃

液和腥臭的精液以及烟草尼古丁混合着的味道,令人作呕。」去浴室洗一洗,一

会我要好好的玩弄你。」男人发出淫邪的声音。



  女教师拖着虚弱的身子艰难的挪进浴室,打开花洒,沖洗起了被玷汙的完美

肉体。



  「你要好好伺候钱老闆,他可是陈爷的贵客,敢有怠慢,我剐了你的儿子的

小鸡巴,再把你发浪的片子寄到你们学校给你的学生看!」蝰蛇恶毒的话语就在

沈香的脑子里回蕩。蝰蛇当时恶狠狠的对沈香交待道。随后就把满脸愁云的美丽

的女教师领来了会所。这是陈爷安排给沈香的第一次屈辱的接客。



  钱老闆休息了片刻,很快就恢复了体力,粗鲁的对刚沖完澡的美妇喝道:

「把丝袜和高跟鞋穿上,坐在沙发上,让我看看你的骚屄和屁眼。」



  柔弱的女教师默默的拿起地上的丝袜和高跟鞋又重新穿上,被迫坐进沙发里。



  「把腿分开,抬高!」男人命令道。



  坐在沙发上美少妇抬高了臀部,用两只胳膊挽着自己的大腿,形成一个淫蕩

的m字型。上身赤裸,两只丰满雪白的乳房格外淫豔,股间向上大开着门户,开

裆丝袜间暴露出修剪整齐的耻毛覆盖下的粉红阴户,以及下面那个未经人事的菊

洞。



  「真厉害,完全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屄洞!」一边讚歎着一边伸进两个手指在

女教师的阴道里快速搅动着。



  「呜……」沈香咬着嘴唇忍耐着,虽然意识里在抗拒,但身为一个正常女人,

还是无法抵抗这种刺激,很快美少妇的阴户里就淫水氾滥了,肉穴随着手指的抽

送发出咕叽咕叽的下流声响。



  钱老闆喘着粗气,脸上显现出兴奋的表情,索性伸出四根手指,在美少妇的

肉壁上刮弄。粗暴的玩弄着娇嫩的阴户。「臭婊子!爽不爽!」



  沈香满身香汗淋漓,紧咬着嘴唇不发出叫声。沈香羞愧的满脸通红,闭上眼

睛任由男人玩弄。在四根手指持续粗暴的蹂躏下,几分钟以后,一股尿液从尿道

口喷射了出来,打在了钱老闆的胸口和脸上。女教师竟被玩弄的失禁潮喷了。



  「贱屄,才捅了你几下就尿了!」钱老闆抹了一下脸上的尿液,羞辱着美少

妇:「你的骚屄还真淫蕩。」



  「」你的屄洞爽够了,是不是对你的屁眼不太公平啊!」钱老闆淫邪的说道。



  被羞耻感笼罩的女教师听到这句话,意识到了什幺,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



  此时钱老闆的手中多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把袋子里的东西往床上一股脑都

倒了出来。



  沈香看见了那些邪恶的东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是沈香最害怕的各式

各样的灌肠器。



  男人阴险的笑道:「沈大老师,让我的鸡巴来安慰一下你寂寞的浪屁眼吧」



  「不……」恐惧的女教师因为害怕而颤抖着。



  钱老闆经过一会的休息,刚刚蹂躏过悲惨的女教师嘴和喉咙的16釐米长,

4釐米多粗的巨大肉棒又再次兴奋的勃起。龟头大大的突起,闪动着紫黑色的光

泽。故意拿到沈香的面前晃动,像在敌人面前示威的武士刀。



  「求求你不要……放过我吧……」想到这样一根大肉棒要在自己还是处女的

后庭里做令人作呕的肛门性交,美丽的女教师不禁吓得脸色惨白。



  「骚货,你的屁眼不想要我的大鸡巴吗,太可惜了!」男人说道。「那幺你

是想要先灌肠幺?」钱老闆的眼神在那堆淫邪的用具上打转。伸手从床上取过了

一只500ml的针筒灌肠器,放在沈香面前。



  「不……不要灌肠……」性格柔弱的沈香哭着说道。



  钱老闆淫笑道:「骚屄,想要不给你灌肠也行。那要看你表现的乖不乖了。」



  说完钱老闆抓着美少妇乌黑靓丽的长头髮把,粗暴的把沈香从沙发上拽了起

来,拖到了床上。钱老闆自己仰面躺在了床上,胯下丑陋的肉棒向上挺得老高。



  「把你的奶子对着我,自己坐上来,把爷的鸡巴套进你的骚屁眼里!」男人

淫邪的说道。



  「啊……」沈香哭的梨花带雨,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恶魔竟然要这般侮辱自己。



  「现在给你两条路选,第一是你自己上来服侍老子,第二是让你的骚屁眼先

享受灌肠,然后爷用鸡巴当做肛门塞,塞住你漏水的骚屁眼子,把你的骚屁眼肏

烂再让你让排泄。」男人残忍的说道:「你自己选一条吧!」



  女教师默默的留着泪,跨坐在男人的身前,用一只手撑住床面掌握平衡,用

另一只手找到钱老闆硕大的紫红色龟头,对準悲惨的菊洞,缓慢的往里面挤。



  钱老闆并不着急,伸出双手把玩眼前美妇的一对大乳房。美妇浑身颤抖着努

力了好久,才终于把龟头塞进了后庭,啊的闷哼了一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菊

洞传来。



  「求求你……我不行的……放过我吧……」女教师哀求道。



  「臭婊子,你的屁眼还真紧。」男人的龟头感受到了肛门括约肌的力度,不

由发出了讚歎。「鸡巴都套进去了还说不行。」



  「说你现在在做什幺?」男人羞辱的问道。



  「我……我在伺候客人」几乎快要晕倒的美妇人勉强回答道。



  「用什幺伺候的?」



  「用我的……我的屁眼伺候客人」



  「伺候哪里?」



  「用我的屁眼伺候钱老闆你的大肉棒。」沈香现在只能迎合着这个下流的男

人,寄希望于快点结束这难以忍受的折磨。



  钱老闆露出满足的淫笑,原先玩弄乳房的双手现在放在了沈香的腰上,双手

往下猛一使劲,整根肉棒连跟都肏进了紧窄的处女肛门。



  「啊……」一股血水从菊洞和阳具的结合处渗了出来。处女肛洞无法承受粗

壮的肉棒的姦淫,悲惨的撕裂了,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美少妇眼前一黑,晕死

了过去。



  沈香在昏迷之中似乎听到一个声音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牢笼,这

就是你的命运牢笼。」





???????????【未完待续】


强暴野蛮推荐